【新华悦听】寻味|“米粉基因”代代传

2020-12-16 11:11:10 来源: 新华网

【新华悦听】寻味|“米粉基因”代代传
-

  新华悦听,值得一听。大家好,这里是《新华悦听》。我是本期主播天明,今天给大家分享的文章是选自《一碗米粉的乡愁》一书中的《“米粉基因”代代传》……

  偶然在一个老乡群里看见出版人邱建国先生在征集关于江西米粉的文章并整理成册出版发行,心中既喜且愁。喜的是终于有有心人通过米粉这一最具代表性的家乡美味来诉说我们对家乡的留恋与深情,愁的是自己文笔不佳,无法把对家乡米粉的感情诉诸笔端。

  由于冠状病毒的肆虐,2020年春节期间连出门买菜也变得不甚安全,所以只能尽量吃得简单。幸而年前同学从老家托人捎来了一大袋南城米粉,配上滑嫩的牛肉汤做成上汤米粉,儿子屡吃不厌,满足地说了一句:“我希望我的儿子以后也天天能吃上南城米粉。”我顿时心肝麻颤——在南昌出生、成长的儿子居然也遗传了“米粉基因”,他也酷爱南城米粉!我当即决定为家乡米粉写点什么,让后世了解他们的先辈对南城米粉近乎痴迷的喜爱,了解世代生活在姑山盱水这块土地上人民的真实渴望和百味人生。

  我的“米粉基因”应来自母亲。我的家乡南城县位于江西省东部,温润的气候和丰富的水资源使这里出产上好的麻姑米。用麻姑米制成的麻姑米粉晶莹透亮,口感爽滑,软中带韧。记得母亲曾经多次说起她年轻时下放到农村吃水粉(即刚榨出来的新鲜米粉)的情景。少不更事的我当时并不能真正理解母亲言语间饱含的意味,而今自己也身为人母,越来越能体会母亲回忆这一幕时更多的是对青春的追忆和对淳朴村民的怀念。

  母亲十六岁时便下放到南城县洪门镇的一个小山村,有时会买洪门水库的鱼吃,翌日清晨就带着吃剩的鱼冻到村里的米粉作坊去吃新鲜水粉。聚集在米粉作坊的其他吃客看见母亲手里的鱼冻,纷纷上来讨要。母亲给每个人都匀一点,之后大家就在米粉作坊门口,或蹲或站,大快朵颐地吃完那碗人间最美味的早餐,然后开始一天的劳作。

  那时候生活条件不好,水粉基本都是凉拌,除了用前一天的菜汤,还有一种水粉的“最佳拌侣”就是菜浆(腌渍酸菜的水分发酵而成),酸酸的,配点辣椒,丝丝水粉裹着满满拌酱,轻轻咬下一口,浓郁的米香伴随着拌酱在口腔里扩散开来,那叫一个酸爽!当然,水粉还可以直接用酱油和猪油来拌,同样好吃到“爆”。

  米粉一直就是这样一种温柔而包容的存在。它与任何菜肴不同,光是拌粉这一种吃法,可以根据不同的条件、不同的心情呈现各异的味道,满足你对味蕾的一切需求,让你的每个细胞、每根神经都舒爽愉悦……怀想至此,思绪开始如潮水般涌来,漫卷过每个与家乡米粉有关的记忆。

  我就在母亲下放的小山村出生并慢慢长大,开始跟在母亲后面去米粉作坊买水粉。当时的我不知道制作水粉的流程,只记得榨米粉的时候,作坊老板会坐在制粉机上,整个人从高处缓缓压下来,我觉得这一幕就像杂耍一般有趣。

  母亲把水粉买回家之后,除了拌着吃,有时还会用一点点猪肉片加鸡蛋浇在水粉里做成汤粉。白莹莹的米粉宛如少女温润的皮肤,根根米粉缠绕在一起,又像极了美人的发髻,让人心生欢喜。再配上鲜香怡人的汤汁,那种味觉与视觉的享受成了童年最美好的记忆,印刻在心里,终生都将难以漫灭。

  稍大一些,母亲会带我参加村里乡亲的一些红白喜事,不谙世事的我自然是对吃最感兴趣,那么多场酒席什么菜最好吃我已全然记不清,只记得每次桌上都会上一大钵汤粉,那是我每次宴席上的最爱。

  岁月更迭,时至今日,家乡人民酒席上的菜肴种类和数量已今非昔比,但唯一不变的是每桌依然会摆上一大盆汤粉,而且每次都会被一扫而光,这种习俗成为家乡不可替代的独特习俗与不变的味道。

  长至少年后到县城上中学,每天早上都会来一碗上汤水粉,粉汤多是豆豉汤和大骨汤,豆豉汤浓郁而大骨汤鲜美。后来还出现了花样繁多的鱼汤、牛肉汤、羊肉汤等等。到了晚上,县城的主干道旁摆满了夜宵摊,炒粉是每个夜宵摊的主打产品,下了晚自习的我有时禁不住炒粉的香气诱惑,来上一盘肉丝或鸡蛋炒粉,感觉自己就像打了鸡血一般充满了精神和活力,可以挑灯夜读到半夜。

  高中毕业以后,我考入省城的大学,之后留在省城工作。离家久了,不免会有 “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怅然,故乡的山水、风情时常萦回于记忆中,彼时我就会更加想念家乡的米粉。所幸交通越来越发达,有一次实在想念家乡的米粉,大清早赶到火车站搭上火车,直奔家乡最喜爱的那家早点店,来一碗上汤水粉,味道依然那么纯正滑爽,在外打拼的所有辛苦和烦恼渐次纾解,体内的“米粉基因”也在消化系统与神经系统的交融中得到激活与增强。

  而今,各类美食层出不穷,米粉却依然如故,仍然顽强地承载着这方水土的美食基因,已经沁入每一个南城人的灵魂。现在制粉技术也提高了,家乡的干粉柔韧耐煮,配上自制的各种鲜汤或者加上作料翻炒,清新爽滑,Q弹的口感一如当初,仿佛又回到了盱水汤汤、姑山郁郁的家乡。儿子和我一样,每次回到家乡对米粉也是爱不释 “口”,这应是出于味蕾的忠实和“米粉基因”的强大吧。

  著名画家黄永玉老先生曾经说过,家乡就像自己的被子,有自己熟悉的味道和感觉。于我而言,家乡的风物人情就像颗颗散落的珍珠,南城米粉仿似一根丝线,穿起一串眷恋与思念,美丽又哀愁。有时间我要带儿子多回家乡,给他看看家乡的好山好水,让他听听悦耳的乡音,带他认认家乡淳朴的乡民,让他在这一方滋养和慰藉过我灵魂的地方,培养乡土情怀,感受绿叶对根的情意。(作者 王洁)

  内容简介:

  由自称“乡愁患者”的江西南城人邱建国主编,收录80余篇以米粉和乡愁为主题的诗文,记述南城地方风物、米粉制作工艺、社会变迁、亲情乡愁和生活细节,共计19万字。文笔真挚、生动、朴实,饱含情感,富有感染力。对南城人而言,米粉是一种不可缺少的美食,也是一种乡愁,更是一种文化,一种维系乡民肉身存在、血脉涌流和心灵安顿的文化。南城人抒写“米粉·乡愁”,其实就是进行一种文化建设和文化传承。在举国上下重视乡村文明重建的当下,如此一钵一碗一城一域的文化挖掘与积累,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主播|天明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95931661
成年人色情片